通知
全部清除

无形的手

all557
(@all557)
成員
已加入: 6 個月前
貼文: 1
話題創建者  

我觉得可能是分离焦虑之类的导致的,不是同一天梦见的,我在梦里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

第一个梦,是我梦到我以前的同学,是和我玩的很好的女孩,之前就是普通的一起上学,然后回家的时候,她说要去做事情,我就说我和她一起去,她不同意,我在梦里的时候就有种,她走了就不会回来的感觉,然后她找了很多理由,反正就是要走,不管我怎么说,她还是走了,我只好一个人回家,我走了很久都没有到家,周围的场景越来越模糊淡白,像是被在那个场景里一直在重复。

第二个梦,是我梦到我喜欢过的男生,之前还是在上学,不过那天下午在下雨,下午音乐老师就放了个电影给我们看,那个电影我记得挺清楚的,几个小孩想召唤恶魔实现愿望,但是恶魔的存在很薛定谔,感觉像是靠自己的努力实现的,我和他没带伞,就到一家店里躲雨,后来鱼越来越大,把整条街都淹了,然后有救援队来找我们,除了我们还有别人,所以打算先带他走让我等下一趟,我就不愿意想上去,然后所有人都像机器的发条停止了,一动不动了,梦的画面又开始变淡。

第三个梦,是我梦见我梦里有个竹马,我和竹马一起去逛街玩,但是是各逛各的,然后我认识了个陌生男人,然后我们几个一起逛了一天街,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他,然后太阳快下山了,按通常几次来说,这个时候他就肯定会把我甩掉,我刚想和他表白,他就开始狂奔,我边追边和他表白,然后他开始说喜欢的是我竹马,我在梦里就很气,边跑边追问他,那为什么要和我暧昧,然后他说感觉我是个危险分子,他要是不顺着我会被杀掉,我在梦里还有点动摇怀疑自己,莫名很害怕,醒的时候浑身都是冷汗心跳的特别快。

然后是和这个不相关的别的梦。

一周目:我有天梦到,在半夜我睡醒了想去上厕所,我很怕黑,我就叫我妈开灯,我妈没反应我就掐了她一下,她还是没反应我就掐重了些,指甲掐在肉里了,然后她还是没反应,梦里的我就开始咬她的肉,咬出血了的那种,然后我妈就被我激怒了,开始暴打我,然后我被她旋到床底下,刚好磕到了头磕死了。

二周目:我在梦里又醒了,这次是在白天,我看到我妈在床边,我就想和她说我刚才的梦,然后我妈就像恐怖片里那样开始变形,面部变成很扭曲的鬼影,然后冲过来又把我杀了。

然后我又在梦里醒了两次,被我妈杀了两次就真的醒了。

然后是和这两个不相关,我很小的时候梦到的。

一周目:我梦见我是个吃人的怪兽,还是那种有典故的,类似年兽,我还小的时候,有个男孩想收养我,但是他家里人不同意,然后我就到处吃石头,吃人吃电线杆电话亭,然后我就被人抓住了。

二周目:我醒了以后打开房门,发现家里都是血,我家被入室抢劫了,然后我家里人都被杀了,我因为睡觉锁门了逃过一劫,然后我就想坐电梯去报警,但是电梯出现了故障我摔死了。

三周目:我醒了以后发现我在我爸老家,我就出去找家里人,然后路上看到了很多有很多条尾巴的狐狸和猫,我看到了几只鸡就去摸,结果有只鸡咬掉了我的手指,然后我就被火车创死了。

 

 


   
引用

zh_HK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