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同一个不认得的男生,我的视角永远切…
 
通知
全部清除

梦见同一个不认得的男生,我的视角永远切不到他身上,他永远是一个完整的别人

ININK
(@inink)
成員
已加入: 7 個月前
貼文: 1
話題創建者  

  梦是这样的:

  在一个轮船上,“我”是一个特工,目的是来船上适当一种作为动能的剧毒气体然后炸毁船。船的结构有些奇怪,不是普通的轮船,甲板上的船舱是高楼,只有楼没有入住的空间,而且似乎没有完工到处都是钢筋。不好,被发现了。只有一个楼梯能上下,看来只能借助钢筋了。   即使是带着战术手套,但是光凭借手部力量在钢筋之间回荡手还是很痛。嘶,差一点被一到射中。  啧,被火力压制了,右下方没人,跳!操,被埋伏了,只能硬拼了。

   “我”是一个特工,是来炸船的,没想到刚刚从交际会里脱身爬上这个诡异的高层建筑就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嗯哼,“我”背后可没有敌人,让我看看是谁呢~哦豁,同行啊,真有够惨的。“喂,来这里。”没有多想我伸手把正在和追兵玩捉迷藏的特工小姐给拉了上来。小姐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可以盯着我的眼神那么凶,不过她竟然没有直接打过来,是因为发现我和她是同行么。

   在一层紧窄的空间里,少年无奈的举起了双手表示无害,少女没有说话,也没有进攻。很奇怪两人对对方都没有敌意。少女确认了没有威胁翻身下去对少年说:“我要把那个气体放出来把船炸了。”少年歪头想了想说:“你承受不住的,那种剧毒在你完成之前你就会死。”“我知道,但我必须去。”这时敌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少女又开始在钢筋里穿梭,但是这回目的很明确的朝船的下部分去。

  “很好现在掉到了船最底部,那个就是储存气体的容器了吧”。在右侧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铁器,上面蒙了厚厚的灰。正准备一枪打中铁器,身后传来密集的枪声。“嘿!”借用钩爪吊上了钢筋,追兵越来越多了,再不快点…把瞄准敌人的枪硬生生转向铁器,清脆的一声后气体开始泄露。快了!再把口子弄大一点。  我不去想为什么我没有在敌人的火力下受伤,立刻扔出链刀,插在铁器上手猛的向左拉,口子被划开。同时我的胸口开始疼痛,烧灼的痛,无法呼吸,但我知道我成功了。

 

   本来那位小姐走之后我应该是要离开船才对,坐收鱼温之利嘛,但是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追了上去,在她背后放黑枪的当然是被我解决了。一路到了船底,真不知道这位小姐本来就是那么疯狂还是知道我在,防御也没有,对着目标快跟准地下了手,还好有我在帮她处理背后的敌人。现在她脸色那么难看,看来是中毒了。啊,她看见我了。

   很奇妙,在毒气浓郁得像雾一样的环境里,四周都是模糊的,但我们还是准确无误的对视了。

   少年无奈又温柔的朝少女笑了笑,少女也对着他笑了笑。他搀扶着少女坐到一个阶梯上,少女此时已经痛得弯着腰,手死死的捏着少年的手。少年不叫疼,也不闪躲。就在那个心照不宣笑容里他们交换了什么没人知道。少女忍着剧痛用枪瞄准了毒气最浓的地方,扣下了扳机。他们的眼睛没有再离开彼此,出神的望着对方眼里的笑意和越来越明亮的光。

   奇怪的轮船从底部开始冒出灼热的烟火,一切在浓烟中消失。

 

  


   
引用
話題標籤

zh_HKHK